未命名-1.jpg

 

      第54屆金馬獎在11/25正式落幕,今年的國片大放異彩,尤其以《大佛普拉斯》與《血觀音》獲獎最多。「大佛」雖然是名義上的最大贏家,但《血觀音》拿下了最佳影片、影后與女配角三大獎,在含金量上並沒有輸大佛很多,兩部電影算是不分伯仲,各有千秋。有趣的是,這兩部今年獲得廣大迴響的國片,一個有佛、一個有觀音,兩者的主題看似很像,卻各有不同的觀點。究竟這兩部電影有什麼共同點?又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?這篇文章想來聊聊這兩部今年非常出色的國片。

 

photos_22488_1501475954_b5558eae85a164f38ce7559543b31d99.jpg

 

      「人家有錢人出來社會走跳,是三分靠作弊、七分靠背景。」

 

      其實《大佛普拉斯》跟《血觀音》有很多共同點,同樣有神明、有殺人案、有很多有錢人。可以說這兩部電影都揭開了有錢有勢的人那些骯髒黑暗的一面,只是《大佛普拉斯》是透過社會小人物的角度往上看這些有錢人,而《血觀音》則是一場上流社會之間的勾心鬥角。

 

photos_22488_1501475961_b62f272234c649284bb4371ce799670c.jpg

 

      大佛最特別的地方是場景非常單一,絕大部分的情節都是發生在不到兩坪的警衛室裡,我們觀眾跟著肚財跟菜脯的眼睛在看這個世界,並且透過行車記錄器的畫面—準確來說,應該是行車紀錄器裡面的聲音來推展劇情。

 

      「只有有錢人的世界才是彩色的。」

 

      《大佛普拉斯》整部片都是黑白的,只有行車記錄器裡的畫面是彩色的,因為那是有錢人的世界,肚財跟菜脯的世界只能是黑白的。大佛的風格是走一種「魯蛇系」的黑色喜劇路線,諷刺意味明顯,但是看到越後面大家漸漸就笑不太出來了,反而只剩下心酸。媒體亂象、上位者隨便跟警察講幾句話就能掩蓋殺人罪名,小人物肚財最後只能發生「意外」過世,留在世上的菜脯則是過著戰戰兢兢的日子。

 

23334120_135507593771278_4459901595380678459_o.jpg

 

      「今天一塊錢買進來,明天一百塊賣出去。這麼迷人的遊戲,誰不喜歡?」

 

      《血觀音》承襲了大佛「有錢人的世界都是彩色的」的觀念,楊雅喆導演在訪談中提到,他希望電影呈現出「非常華美斑斕,但是已經爛掉」的感覺,所以電影中各種五彩繽紛的顏色應有盡有,就像盛開但也即將凋零的牡丹花。《大佛普拉斯》主要呈現的是階級之間的對立,當肚財跟菜脯只能吃著過期的超商冷便當,飯後消遣連電視都沒得看,只能用老闆行車記錄器的畫面當娛樂的時候,那些有錢人卻可以邊泡溫泉邊唱卡拉ok。當電影出現了這樣的對比時,其實就是一種對社會的譴責,好人冤死,壞人逍遙法外。但相對的,《血觀音》的故事就較為客觀一點,除了「淫海小清流」這條故事線有牽涉到一般老百姓,基本上整部電影圍都繞著上流社會打轉,沒有人是好人,每個人各懷鬼胎,各有算計。

 

23551065_136418487013522_1931596146870894374_o.jpg

 

      有趣的是,《大佛普拉斯》跟《血觀音》都在電影裡安插了一個「說書人」的角色,大佛的說書人就是導演本人,以旁白的形式進行解說。《血觀音》則是邀請國寶級的說唱大師楊秀卿擔任在看透人性險惡的陰間使者,電影的開頭,電視台的人都在看棠真的嘴形,猜測她說了什麼話的時候,楊秀卿老師很篤定的說是「救救她」,但是諷刺的是楊秀卿老師其實根本看不見,也就象徵著雙眼失明的楊秀卿老師反而比有眼睛的人更能看透事理。

 

23331146_134974277157943_531820674321269825_o.jpg

 

      《血觀音》其實不是一部好懂的電影,故事其實很複雜,光是要記誰是議長夫人、誰是縣長夫人就已經很頭痛了,再加上很多的細節其實都沒有明說,藏在演員的表演裡,一個眼神、一個動作、一句話中有話的台詞,都是推展劇情的關鍵,導演又穿插了一些事實的真相在裡面,要完全理解劇情真的不是容易的事。

 

      「愛,是世界上最重要的東西。」

 

      《血觀音》最後以一票之差險勝《大佛普拉斯》贏得最佳影片,我想最主要的原因,是因為《血觀音》最終的主題回到了「愛」。大佛很可惜,結局如果可以停在菜脯去肚財的家那邊就結束的話就好了,但是最後又添加了一小段畫面,反而有點被搞混了,我個人認為有點畫蛇添足啦。《血觀音》雖然故事很複雜龐大,表面上在講官商勾結炒地皮,但其實最終回歸到的是棠家三個女人之間的關係,故事的處理層次分明,以牽動全台灣的大事件回歸到一個家庭的「愛」,劇情結構非常完整,我覺得是致勝的關鍵。

 

23674695_138029953519042_4206201930377047140_o.jpg

 

      「要活得像人樣!」

 

      在棠家三個女人中,應該不難發現棠寧(吳可熙飾)是裡面最不一樣的角色,三個人同樣都穿同樣花色的「制服」,但只有她的布料跟其他人不一樣。性格也是,棠真像大家閨秀,棠寧卻活潑外放,棠寧經常做的事情,例如畫油畫、抽菸,包括她的服裝風格或是經常待的那個南洋風情畫室,都跟棠家的風格有很大的差異。雖然如此,但看到最後我最喜歡的角色也是她,因為她最真。即使沒有母愛、即使女兒被搶了、即使知道自己會死在親身母親的手下,在經過那麼多番的掙扎之後,她究竟無法成為第二個棠夫人,但也因此反倒為她頹靡腐爛的一生,在最後一刻留住了最燦爛的瞬間,因為她最後對棠真說的那句「媽媽愛你」,是全片唯一真心的愛。

 

      其實在觀影的過程中,真的讓我感到害怕的不是棠夫人,而是棠真。棠家女兒的名字起得很諷刺,棠寧不安靜,棠真一點也不真。棠真在有客人來時每次都坐在一旁聽著,從一開始連茶都泡不好到最後已經練得純熟,彷彿就是在「見習」如何成為棠夫人。一開始我們以為棠真跟林翩翩是好姐妹,但最後真相還原後,才發現她們兩個根本就是互相陷害的關係,最可怕的就是棠真眼睜睜看著林翩翩在她面前慢慢死去的那幕,無疑是繼承了棠夫人的狠毒,甚至更青出於藍。

 

20863265_118739155448122_1272723001859097617_o.jpg

 

      「我是為你好。」

 

      棠夫人無疑是電影中最狠毒的角色,不僅把一家三代變成一家三口,還把棠寧當棋子使喚,不惜犧牲女兒的肉體、甚至最後犧牲了女兒的性命來達到目的,卻對棠寧說這些都是「為了你好」,這是一種多麼諷刺的母愛啊?看完電影在看到上面那張劇照,才發現那張照片根本已經把整個故事說完了,在棠家,棠夫人跟棠真是一體的,棠寧只能眼睜睜看著永遠得不到的母愛,而棠夫人最後也成功的塑造了跟她一樣的繼承人。

 

      當愛是「我是為你好」的那種愛時,就只是以愛為名的「控制」罷了。

 

23511268_136291170359587_8227236402284917672_o.jpg

 

      到了故事的最後,棠夫人躺在病床上奄奄一息,棠真卻無論如何都要延長她的壽命時,棠夫人就已經得到她的報應了吧?在以為自己獲得了一切之後,卻被自己的女兒以「救救她」的名義延長壽命,沒有比這更殘忍的懲罰了吧?

 

      「世上最可怕的不是眼前的刑罰,而是那無愛的未來。」

 

      楊雅喆導演在拍《女朋友·男朋友》的時候,還充滿對社會事件的那種熱血與憤慨,但是這次他不再譴責了,棠夫人最後沒有被抓,棠真最後成為了董座,沒有人受到懲罰,但是導演說:「我就祝福他們長命百歲,但那就是一個沒有愛的一百歲啊。」棠夫人最後只能在醫院裡苟延殘喘,過著「無愛的未來」。

 

photos_22488_1496819046.jpg

 

      「天天拜佛,卻心中無愛。」

 

      《大佛普拉斯》跟《血觀音》都運用了佛像、觀音來諷刺人性的黑暗,在這兩部電影中,佛像跟觀音都淪為一場金錢交易,那些口口聲聲念著「阿彌陀佛」、念著佛經的人,背後卻在殺人,拜佛原本的目的是為了祈福,但在電影裡卻變成消除罪惡感的一種方式,當棠夫人、Kevin殺人後念著佛經時,那不是懺悔,不過是想讓自己心安罷了。

 

photos_22488_1504863510_9caa43b2bc563041d3598dce6047c2ab.jpg

 

      最後,《大佛普拉斯》跟《血觀音》都不是很正向的電影,做錯事的人最後都沒有得到懲罰,甚至可以說兩部電影的結局都非常「悲慘」。但就像楊雅喆導演說的:「沒有人是局外人」,黃信堯導演跟楊雅喆導演都想透過這兩部電影告訴大家,這個社會上有很多棠夫人、有很多Kevin、有很多菜脯跟肚財一樣的人,不要再對這樣的事情視而不見,這些事情並不是不關我們的事,一個人注意到不夠,但如果大家都注意到了,台灣是不是就能更好一點?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2017.12.05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維維安 的頭像
維維安

拾光。維維安的影劇評論工作室 A Piece of Light Studio

維維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Stacy
  • 大佛最後那幕的法會發出咚咚作響是因為屍體的沼氣造成, 不好省略, 也製造出後面的開放性結尾
    不過若把菜餔到肚載家放到最後一段倒是不錯!
  • 原來如此!謝謝你告訴我~

    維維安 於 2018/05/04 11:58 回覆